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16)

第十六章

 

景珩的声音还是很平静。

 

但那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

直觉告诉景茸,如果不做点什么,那个口子会越来越大,最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“我现在力气恢复一点了,我自己可以了,哥你出去吧。”景茸将那个撕开的口子补了回去。

 

身后的伤无法坐下,景茸只能站着艰难的完成一次洗澡。

 

景茸穿着浴袍出去,景珩坐在床边,手里拿着一管药膏,也不看他,只用下巴指了指床,“过来,上药。”

 

景茸站了几秒,才慢吞吞蹭过去,他说:“哥,不用麻烦了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 

景珩这才抬眸看向他,漆黑的眼眸中一派沉静。

 

“你自己可以吗?”半晌,景珩开口。

 

景茸说:“可以。”

 

“那好。”景珩把药膏放下了,而后起身,“酒店时间到明天早上12点,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上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景珩走了,没有说他去哪里。

 

景茸也没有问。

 

景茸趴在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,空白大神技术名不虚传,伤处虽然颜色斑斓,但是没有一处破皮,景茸也就不太想上药。

 

下午六点的时候酒店送来了晚餐,景茸没什么胃口,喝了几口粥就没动了。

 

他哥说酒店时间到明天早上,景茸也就没有走,在酒店里睡了一晚。

 

倒不是走不动,主要是太累了。

 

翌日,退房前,景茸给他哥发了个短信。

 

——今天我去哪里找你还债?

 

他哥回得倒挺快:

——老宅不方便,我5点下班,然后过来你家。

 

空白大神亲自上门服务,说出去够他吹一年了,不错不错,也省得他出门了。

 

景茸“ojbk”打在聊天框,又删了,最后发了“好的”两个字过去。

 

下午5点半,景珩来到景茸家。

 

景茸喊了一声“哥”就没说话。

 

“你要现在开始,还是先去洗个澡?”景珩给工具消着毒问。

 

“先开始吧。”景茸说,反正挨完还得洗澡,省的麻烦。

 

景珩:“退衣,撑墙,塌腰。”

 

他哥对这个姿势是真的很热衷。

 

景茸做好了姿势,籘蓧却迟迟没有上身。

 

“你没有上药。”

 

身后传来景珩的声音,是陈述句,听不出喜怒。

 

“嗯。”景茸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,“我觉得没有必要,反正没有破皮。”

 

顿了顿。

 

“而且……”景茸回头朝他哥笑了笑,那个笑特别的好看,有点云淡风轻后的疯狂,“哥我是重度,我很享受这种疼呢。”

 

第一下在这个时候落下,景茸笑不出来了,脸一下子就白了。

 

景珩淡淡命令:“报数。”

 

景茸用了最大的意志力,才忍住没有叫出来,他艰难的开口,“……一。”

 

景茸实践过无数次,还是第一次体验回锅,这滋味,可真是消魂。

 

这二十下挨得比昨天还艰难。

 

景珩每落一下,会等几秒,等他报了数,再落一下,也不催他,这二十下的过程被无限的拉长。

 

但实际上从他哥进门,到他20下债务结束,再到他哥提着背包离开,总时长还没有超过三十分钟。

 

景茸没有留他哥吃饭,景珩也没有多停留。

 

之后的17天都是这样,他哥按时来,他按时还债,还债结束他哥离开。

 

屋子里除了报数声,就是工具破空又落下的声音。

 

再无其他多余的声音。

 

350的债,听起来多,最后还是还完了。

 

最后一天,所有债务还清,景珩临走之前,终于舍得开金口多说几句话。

 

可是说出的话还不如不说。

 

“国内项目进展到尾声,我准备回A国了。”

 

景茸像是听不懂汉语,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——他哥要走了。

 

他没有质问他哥不是说好待半年,为什么提前?

没有问你还欠我一次实践,不作数了么?

也没有问,你去了国外还会不会回来?

 

会不会……偶尔起想我?

 

他心里翻江倒海,但最后给出的反应,只是淡淡的一句:“哦。”

 

————

现在有多冷静,失控的时候就会有多疯。

虐只是暂时的,结局肯定HE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和奶茶~

感谢@南川 ,@. ,@离晚 ,@未央 ,@嘿嘿嘿 ,@亦洛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SpongeBob ,@景言 ,@去冰半糖 ,@若小曦~~~~ ,@熹 ,@笙箫墨迹 ,@芊璇 的奶茶/糖果,谢谢大家的粮票!

评论(310)

热度(3257)

  1.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