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17)

第十七章

 

景茸之后的几天都精神恹恹的,狐朋狗友约不到他,群里也看不到他活跃的身影。

 

他约到了空白,这分明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,可是他现在却没什么心情。

 

这天景茸接到他妈的电话:“你哥明天就要回A国了,今晚在华越大酒店定了桌,晚上六点,你过来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

景茸应下,麻利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澡更衣打扮。

 

这几天他没怎么注意形象,头发长了点,皮肤因为不见阳光好像更白了,下巴也尖了点。

 

景茸以为今晚就是他们一家三口吃饭,穿得比较休闲,去了才发现他妈嘴里的“定了桌”其实是包场,“一起吃个饭”其实是跟他哥的生意伙伴和客户一起吃。

 

男士们穿着西装,女士们身着礼裙,在灯光耀眼的大厅往来谈笑。

 

景茸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最高的那个人——他哥穿着正式的西装,打着暗纹领结,手里端着红酒,正在与周围的人交谈,目光触及到这边后,向他招了招手。

 

景茸走过去,他哥向别人介绍道:“我弟弟,景茸。”

 

这是景茸第一次接触他哥的生活圈。

 

他身上的白T恤和牛仔裤跟这里格格不入。

 

这里的氛围他一点都不喜欢。

 

他哥介绍完他,又有别人过来与他哥攀谈,走了一波,又来一波……所以直到最后,景茸都没能好好跟他哥道别。

 

景夫人过来跟他说了句“好好玩”也去招呼别人了,景茸没什么玩的兴致,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喝酒,期间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过来想跟他认识,他一句“我对女的不感兴趣”把人家吓跑了。

 

宴会结束已经是凌晨。

 

景夫人在几个闺蜜的搀扶下走到景茸这里,拍着景茸肩膀说:“你哥今晚陪客户喝多了,你……留下来照顾你哥,妈妈就先……先回去了!”

 

景茸看了看远处的高大身影,心想他妈是真的喝醉了,居然连谁需要照顾都分不清,他哥那个样子,哪里像是喝醉了?

 

但景茸还是听话的应下,看着大厅里人群一点点散去,他朝那个看起来还很清醒的身影走去。

 

“哥!”他步伐太急高脚杯撞到他哥胸口,里面的红酒溅了几滴在他哥衣服上,手里酒杯倏地被夺走,景珩蹙起眉,“怎么喝这么多酒?”

 

景茸意识很清醒,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,他扶着他哥的手臂,微微仰起头,“哥,我……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

“你喝醉了,我在楼上订了套房,先上去。”

 

景珩半拖半扶着他往电梯走。

 

电梯门关上,景茸又软在他哥身上,抓着他哥的手臂问:“哥,你以后有了嫂子,是想在哪边定居?”

 

景珩:“这些事情还早。”


景茸认真道:“怎么会还早?哥你一把年纪了,这个问题已经不早了!”

 

景珩:“……”

 

“不过,哥你的公司你的事业都在A国,你当然是在A国定居啊,我在问什么废话哈哈哈……”景茸傻笑几声,又道,“所以,你应该也会在A国找结婚对象吧?”

 

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。

 

景珩大概觉得他太烦,直接把他扛起来,景茸从晕乎乎中缓过神,发现他们已经进了酒店套房,景珩把他放下来,拉开两人距离,他又缠过去。

 

“哥,你以后想要找什么样的嫂子啊?”景茸固执的问,“是自己喜欢的?还是门当户对的?或者,漂亮的?内在美的?还是二者兼具?”

 

景珩说:“我没有想过。”

 

“怎么会没有想过?这可是终身大事!”

 

“那你呢?”

 

景茸没有想到他哥会反过来问他,懵了一阵。

 

景珩问:“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?”

 

景茸想了想:“我……我还小……不,我应该不会找……”

 

酒后吐真言,景茸说的也确实是心里话,他说:“我这辈子应该不会结婚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
景珩站在原地没有动,景茸却觉得压迫感十足,他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“我这样的变态,去找女孩子不是坑了人家嘛。”

 

景茸看到他哥皱起来眉头,半晌,道:“喜欢这个不是变态。”

 

“是啊……”景茸脸上带着醉意看着他哥,目光却很清醒,他说,“可是我不止喜欢这个,我还喜欢男人。”

 

总统套房里空气凝固了。

 

有些话平时觉得难以说出口,可是当说出第一句,后面再开口好像也不是很难。

 

景茸继续说着:“我喜欢男人,我是同性恋,哥,你说我是不是变态?”

 

良久,景茸听见他哥说:“不是。”

 

“A国同性伴侣可以合法领证。”

 

“是吗?可是,我喜欢的不是普通男人。”景茸目光迷离的看着他哥,语速很慢,“我喜欢的是一个我不能喜欢的人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 

两人对视一阵,景茸咯咯的笑了起来,“哥,你休息吧,我不打扰你了……”

 

余生我都不会再打扰你了。

 

景茸左脚迈出套房大门,又被拽着手臂拉回来,景珩道:“你喝醉了,就在这里休息吧。”

 

景茸扫了一眼套房里面,仰着脸问:“可是只有一张床。”

 

景珩:“我睡沙发。”

 

景茸似乎愣了一下,又歪着脑袋看着他哥,表情一派天真:“哥你好奇怪,我们两个大男人,为什么你还要睡沙发?因为我是同性恋吗?”

 

所以最后两人都睡了床。

 

总统套房的大床很大,睡两个两百斤的胖子都没问题,他们一人睡一边,互不干涉。

 

他们盖着同一床被子,中间隔着山川海洋。

 

景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他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他哥这一边,而他哥已经不在了。

 

他连送机都没来得及。

 

————

小剧场

景茸:哥你一把年纪……

景珩:你是嫌我老?

景茸:哪能呢?哥你老当益壮!

景珩:……

景茸:哦不不不!是龙虎精神!宝刀未老!

景珩(扯下领带扑过来):我老没老你试试就知道了。

两个小时后。

景茸:嘤~呜…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和奶茶~

感谢@幼旋 的打赏~

感谢@c ,@周郎朗 ,@离晚 ,@是幸运的小丸子呀 ,@亦洛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171912 ,@景言 ,@去冰半糖 ,@菠萝里 ,@熹 ,@等等 ,@无刃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
评论(264)

热度(3134)
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