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4)大结局

第二十四章 大结局

 

一周后。

 

傍晚,小区楼下。

 

景茸从副驾跳下来绕到车尾,打开后备箱,把从超市采购的食材一一卸下来,站一旁等景珩锁好车,他左手拎两袋右手挎三袋往前走。

 

没走几步,东西被他哥全部截了过去。

 

“哥?”景茸看着他哥提着塑料袋大步往前的身影,露出毫无必要的疑惑表情。

 

景珩脚步顿了一下,没回头,道:“重。”

 

景茸:“唔。”

 

那天在酒店,后面景茸直接昏过去了,醒来发现他哥把他带回了他家,因为他身上的伤自己不好上药,所以他哥就留下来照顾他。

 

一照顾就是一周。

四舍五入,算是同居了一周。

 

现在景茸的伤已经好了,但是看起来他哥好像也没有离开的意思,而关于那天令人尴尬的事,两人谁也没提。

 

回了家,景茸把食材分类放冰箱,景珩去做饭,景茸放好食材又去给他哥打下手。

 

很快,一桌营养均衡,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上桌。

 

夕阳朦胧的光透过落地窗斜映在上面,气氛非常的到位。

 

“哥,你都丢下公司事务回国一周了,公司那边会不会有事?董事们会不会有想法?”

 

景茸一边啃卤猪蹄一边状若无意的问,字字句句充满了对他哥公司的担心。

 

“回国一周是真,但是没有丢下公司事务。”景珩拿纸巾擦去景茸嘴角的酱油,说着,“我每天都有开视频会议,目前看来董事们没有篡位的想法。”

 

景茸“唔”了一声,啃完了猪蹄,又抓起一只虾,一边剥壳一边说:“那你离开这几天,没有人想你吗?”

 

景茸剥好了虾,把虾肉放嘴里,边嚼边说:“你跟我住一起唔……还天天给我做饭,会不会……有人不开心啊?”

 

说完景茸朝他哥笑了笑,看起来非常的关心他哥。

 

饭桌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 

许久,景珩放下筷子,目光平和的看过来,“你想试探什么?”

 

景茸没吭声。

 

景珩又道:“我以为那天我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。”

 

景茸还是没说话。

 

景珩突然起身绕过餐桌来到景茸身后,高大的身影将景茸整个人罩住,景珩倾身在他耳边说道:“或许是你那天被药物迷得有些神志不清。”

 

“那我再来一遍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景茸下颌被扣住,他一句“啊”还没出口,唇就被堵住。

 

这个吻非常的温柔且有技巧,景茸被吻得晕乎乎的,趁着换气间隙,他仰头看着景珩,大口喘着气问:“所以,哥……你也喜欢我?”

 

景珩的回应是一个更加深入的吻。

 

可是景茸不满足于此,他固执的问:“哥,你喜欢我……你喜欢我对不对?”

 

景珩喉结攒动:“你说呢?”

 

景茸不依不饶:“我不说,我要你说,你喜欢我。”

 

景珩还是不说,只是亲他。


……


景茸呆了一会儿,问:“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,你没有喜欢过除我以外的任何人,以后也不会喜欢?”

 

景珩无语了一阵,景茸当他默认,又问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“你喜欢我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

“记不清了。”景珩沉吟了一下,“大概很早以前吧。”

 

景茸突然咯咯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哥你上套了!我可听见了啊,你说你很早以前就喜欢我!我也是,哥,我也喜欢你,非常喜欢你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

景茸笑着笑着,笑声突然停了下来,他靠在他哥胸口,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没了,他说:“哥,我们是变态。”

 

景珩动作一顿,“所以呢?”

 

景茸继续说着:“我们违背伦理,我们的关系为世俗所不容,我们到哪儿都会有人戳着脊梁骨骂我们,我们以后,大概不会再有一天的平静日子……我们的妈妈……她也不会接受……”

 

景茸的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。

 

“你害怕吗?”景珩问他。

 

“怕啊,谁会不怕?”景茸红着眼睛搂住景珩的腰,整个人埋进景珩胸口,声音闷闷的,却又清晰明朗,“可是,我更爱你。”

 

景珩肩胛骨僵硬了一下,而后手掌在景茸后背一下一下的拍着,说道:“我在A国收养了一个孩子,华裔,父母双亡,今年18岁,学东西很快,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,他现在在我公司实习。”

 

景茸:“啊?”

 

景珩说:“我准备让他接管国内的事情,等你毕业,我们就去A国定居,以情侣的身份。”

 

“妈妈的爱国情怀很重,她不会移民,不会去A国,也不会知道。”

 

“只要我们不说,没人知道我们还有另外一层关系。”

 

“我们可能没有办法拥有合法的身份,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”

 

大概是景珩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景茸听完又咯咯的笑了,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。

 

他看着景珩的眼睛,认真的说:“哥你知道吗?在我印象里,你是那种循规蹈矩,遵守规则与法律,一辈子也不会挑战底线的人,所以我都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了……没想到哥你一下子就玩这么大的。”

 

景珩:“……”

 

景茸又夸了夸自己:“当然,我觉得我自己玩得也挺大的,喜欢上自己的亲哥哥,可真刺激。”

 

景珩:“……”

 

“关系一旦暴露……哥,我们会被打入地狱的吧?”

 

“那我们就在地狱里相爱。”景珩说。

 

景茸想了想,点头:“如果天堂不允许,我们就在地狱里相爱,听起来还挺浪漫。”

 

景珩又说:“实际上大家都很忙,忙着生,忙着死,上帝也在忙,芸芸众生他都管不过来,没人去管两个普通人的相爱。”

 

“所以,我们大概率还是可以幸福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

“一辈子哪够啊?”景茸抱着景珩的手臂,小算盘打得叮当响,“哥,我要预定你的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下下下辈子……生生世世。”

 

景珩:“好。”

 

景茸得寸进尺:“不过下辈子我们就不做兄弟了,只做情侣。”

 

这样就可以有一个盛大的婚礼,邀请亲朋好友来见证,在神父面前宣誓,最后在鲜花和欢呼声中接吻……

 

景珩:“嗯。”

 

“但是,即便下辈子我们运气还是这么不好……”景茸说到这顿了顿,景珩疑惑垂眸看去,猝不及防唇被亲了一下,景茸露出一个偷袭成功得意的笑。

 

他笑着说:“我也一样会爱你。”

 

许久,景珩喉结攒动。

 

“我也是。”

 

end

 

————

 

完结了!

番外随缘吧,我现在一滴都没有了。

完整章还是去afd,今天谁也别下车。


感谢所有开文以来一直追更的朋友,感谢所有给我送过礼物的朋友,感谢所有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,谢谢大家的捧场,九十度鞠躬,感谢~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是幸运的小丸子呀 的打赏,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未央 ,@西滕翠暖 ,@亦洛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Wendy馃惐 ,@景言 ,@菠萝里 ,@81192 ,@好想吃炸肠 ,@芊璇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。
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3)

第二十三章


……


————

这一章我看了看,发现,没有一个片段,是能放出来的。

所以,直接去afd吧。

不知道afd的看置顶。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南川 ,@171912 ,@宋芽芽 的奶茶,感谢@亦洛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鸽子川 ,@景言 ,@菠萝里 ,@南生 ,@○Circle ,@若小曦~~~~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2)

第二十二章


 ……


……


……


两人距离极近,景茸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下,那双浅色的眼眸也染上了暗色。

 

突然,他拽住景珩的衣领,一口咬上景珩的唇。

 

那一下极狠,两人同时尝到了血腥味。

 

“我不告你。”景茸舔了一下那伤口,又狠狠吻上去,“我要你跟我一样痛。”

 

————

完整章去afd,不知道afd的看置顶。


这里大概是全文(包括番外)景茸唯一支棱起来的一次,且看且珍惜。

 

景茸:??????
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和@巳日时君 的蛋糕~

感谢@景言 的打赏,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亦洛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去冰半糖 ,@菠萝里 ,@81192 ,@芊璇 ,@颜庭安(变态版) 的糖果,谢谢大家的粮票!

为什么推荐我的请假条?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我咕咕了吗?

一个请假条

今天要出去玩儿,没更新,别等了



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1)

第二十一章

 

20分钟后,酒店房间。

 

景珩从浴室出来,身上穿着一件灰色浴袍,头发上的一次性染发剂已经洗掉露出原本乌黑的发色。

 

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,被它的主人一把捋到脑后,再随意搭了块毛巾,而后景珩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处理邮件。

 

——他又恢复成景茸熟悉的哥哥模样。

 

酒吧、舞台、银发……就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 

景茸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身上裹着一件不属于他的大号外套,等浴室里热气散得差不多了,他才进去洗澡。

 

洗了澡出来,景茸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,耳朵里是他哥手指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景珩大概是处理完事情了,将电脑一合。

 

“我们谈谈。”

 

景茸擦头发的动作一顿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

“谈?好啊!来这里不就是谈嘛。”他嘴角弯起露出一个甜甜的笑,“可是,哥哥,你要以哪一个身份来和我谈呢?”

 

景茸问罢,便直直盯着他哥看,他哥一丝一毫的微表情都不想放过。

 

须臾,非常罕见的——景珩先移开目光。

 

“你喊我一声哥,今天我就以哥哥的身份来和你谈。”景珩重新看过来,问,“为什么关机?”

 

景茸歪着脑袋反问:“哥,你不知道吗?”

 

既然是哥哥,那景茸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,不用担心有“出言不逊被罚”这一出。

 

“那,哥你为什么回来?”不等景珩开口,景茸自顾说着,“因为联系不到我,因为担心我?是吗?”

 

“为什么你会担心我?因为你在乎我,对不对?我为什么手机关机?因为我也在乎你啊哥哥……可是你骗我!什么群主如染?什么䋞蓧?都是假的!”

 

“我在网上像个傻子一样被你骗!不是,不止网上,现实中我也是个傻子!被自己哥哥骗!”

 

“我他妈就是一个大傻逼!”

 

景珩一直没有说话,由着他发泄。

 

直到景茸发泄完,视线里一片模糊,正要骂自己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?没出息!突然被拥进了一个有着淡淡雪松木味道的怀抱。

 

景珩一只手环过他后腰握住他手臂,另一只手大掌扣着他后脖颈,让他没有任何逃脱余地。

 

与充满控制欲的举止截然相反的是他的声音很温柔。

 

“我的错……”那只宽厚温暖的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在他后颈上抚摸着,像在给小猫顺毛,“不该骗你。”

 

“对不起。”

 

这三个字分量太重了,景茸心里咯噔的一下。

 

他哥道歉这么快也是景茸没有料到的,他被rua得很舒服,脑袋轻轻枕在他哥的肩窝,吸了吸鼻子,小声说:“也……也没那么严重了……你知道错就好,其实……我也有错,是我慌不择言……”

 

“这个改天再说。”景珩的嗓音低低的在景茸头顶响起,“还记得我欠了你一次实践吗?”

 

有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听歌会心情好,有的人吃甜食会心情好,有的人喝快乐肥宅水会心情好,有的人涮火锅会心情好……

 

而景茸——

景茸属于实践会心情好的那种。

 

果然,一说到这个,景茸眼睛都亮了,方才的眼泪完全不见了。

 

他凑到景珩耳畔,神秘兮兮道:“其实这个酒店是个s(==)p主题酒店,里面都配置了工具。”

 

说完景茸就是一愣,他意识到他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?

 

脚步僵了一下,景茸小心回头瞥了他哥一眼,看他哥没生气,才放心大胆去找工具。

 

————

景珩:未来老婆真好哄。

景茸:我说过我很好得,你一得就能得到,你不信,你看,你现在喊老婆还得加“未来”。

景珩:……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未央 ,@一只抢柚子的土匪 ,@chowhound ,@亦洛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Wendy馃惐 ,@景言 ,@耶yeee ,@菠萝里 ,@81192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0)

第二十章

 

景茸发现如染不对劲是从某一天的视频通话中,他从如染办公桌的一叠文件上看到他哥的公司logo,尽管那个logo只出镜了一个角,景茸还是认出来了。

 

他第一反应是——如染在他哥公司上班?

 

但是景茸又不好直接开口问。

 

站在如染的角度想想,收的被动是自己老板的亲弟弟,身为主动,还在被动家公司打工,这让主动的面子往哪儿搁?

 

所以这事景茸就装作不知道。

 

后面又有一次视频,如染出镜了一个背影,那个背影还是傍晚太阳光照射下投到墙上的影子,有点失真,但是景茸看到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。

 

如染不止声音像他哥,身型和背影也像。

 

景茸想着想着,突然整个的呆住,眼睛蓦地睁大。

 

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涌了出来。

 

为了验证这个念头真假,景茸在视频的时候用私人手机给他哥微信发了跳新信息。

 

只听视频那边“叮咚”一声。

 

景茸又发了一条。

 

“叮咚。”

 

景茸连发三条。

 

“叮咚。”

“叮咚。”

“叮咚。”

 

不知道呆愣了多久,景茸抬起头怔怔看着手机摄像头,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

“你是我哥。”他嘴唇颤了颤,声音却很稳,一字一顿,“你骗我。”

 

.

之后的一周景茸基本属于断网状态。

 

手机关机放家里,天天出去泡吧,他身边的朋友也都在帝都一家人群里,问他是不是跟如染闹矛盾了?

 

景茸挥挥手笑着说:“没有,就是不合适,我们是正常的结束关系。”

 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皆是一脸不信的样子。

 

“现在没人管我,当然要浪个够!”

 

景茸举着啤酒边走边喝,跳上舞台时啤酒瓶也空了。

 

他把空酒瓶随手一放,把跳钢管舞的人轰了下去,又让人把钢管撤了,摆上一个扶手椅,然后跟乐队几人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 

他解开衬衣三颗纽扣,引得台下尖叫阵阵。

 

他拿过主唱的话筒,对着台下比了个“嘘”,台下立马静了下来,他活动了一下颈骨,银色项链在锁骨和衣领间若隐若现,说不出的性感。

 

做完这些,他才慢悠悠对着话筒,用亲昵的语气说:“今晚谁battle过我,我就跟他走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比方才更加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,景茸跟着节奏舞动起来。

 

斗舞在街舞圈并不少见,在场的人当中懂街舞的也不少,大家都跃跃欲试,刚开始勉强能跟上,后面音乐节奏越来越快,所有人都败兴而归。

 

只有景茸依然沉浸在音乐和舞蹈中,他分明是喝醉了,却又好像根本没醉,他的每一个节拍,每一个卡点都很准,该快则快该慢则慢。

 

这一刻舞台完全是属于他的,任何人进去都是多余。

 

就在这时,一个戴着面具的银发男人跳上舞台。

 

这个人一看就是不会跳舞的,可是他与少年站在一起,却是如此的相得益彰。

 

男人扣住少年纤细的手腕,景茸顺势转了个圈,坐到扶手椅上。

 

几个动作后景茸欲起身,又被摁倒。

 

两人一站一坐,眼神对视,气氛紧张。

 

音乐也变得暧昧。

 

椅子翻了,少年像游鱼一样从地板上滑出来,脱离男人的掌控,腰腹用力起身,欲以脚攻击男人,然后脚踝失守,紧接着是腰……

 

一舞结束,景茸全身上下能碰的不能碰的都被吃了一遍豆腐。

 

别问。

问就是好气!

 

“你这头发倒是很炫酷。”

 

景茸手抓着男人的肩,眼睛死死盯着男人面具后那一双黑色的眼睛。

 

两人看起来举止亲昵,景茸说的话却很挑衅:“虽然我不喜欢你这一款,但既然你赢了,说吧,今晚想去看电影还是去游乐场,我请客,再顺带一顿宵夜和明早的早餐。”

 

景茸话里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 

意思就是我只可能跟你去看电影或者去游乐场玩,再包你两顿饭,其余的就别想了。

 

男人没有说话,目光沉沉的看了他一会儿,摘下了面具。

 

这一刻景茸酒意彻底清醒了。

 

他嘴唇动了动,半晌才吐出一个字。

 

“……哥?”

 

————

舞台描写那里参考了好多宇(赞多X刘宇)创造营4的battle舞台,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了看,这两人性张力绝了!仿佛现场doi

 

然后,哥哥是不会跳舞的,哥哥学过武术,他是在用武术动作配合景茸。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景言 ,@菠萝里 ,@若小曦~~~~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19)

第十九章

 

景茸回复:有有有,啥都有,应有尽有!

 

然后他把家里全部工具拍了个照片发过去。

 

“第二排第五个拿出来。”

 

“开视频,不想露脸可以戴口罩。四十下立规矩,你执行,我来报数,如果我没有报数,说明那一下不算。”

 

如染连发两条语音过来。

 

景茸听到第一条语音的第一个字就愣住了。

 

语音自动播放完,景茸什么内容都没有听进去,他重新听了一遍,发语音回复。

 

“不用戴口罩,我对咱们群主大人还是很信任的。”

 

景茸说话时尾音总是微微上扬,这是他一贯的说话风格,但如果仔细听会发现他这句语音虽然内容是他一贯的风格,但是语调却很平直。

 

如染:群主大人?

 

如染改成打字,景茸也打字回复。

 

景茸:我错了,主人。


……


……


……


景茸把这段话看了一遍,他问:“你可不可以发语音?”

 

如染:为什么?

 

“因为……”景茸还半跪在地上,后背靠着墙,耳朵贴在手机上,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几分眷恋,“你的声音很好听。”

 

很像,他哥哥的声音。

 

.

景茸就这样跟如染确定了长期的关系,尽管如染在海外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帝都,尽管景茸很不喜欢䋞调……他们还是进行了长期的䋞调。

 

原因无他,就是……如染的声音太像景珩了。

 

虽然如染40多岁,但是“声音像景珩”这一条让景茸自动忽略了如染的年龄。

 

如染在询问了景茸的意见后,在群里公开了两人的关系,群里的主动被动,跟景茸约过的,没有约过的都感动哭了。

 

“群花终于名花有主了,老母亲流下了激动的泪水!”

 

“太好了太好了!喜大乐奔!以后再也不会有主动受情伤了!群主是大善人啊!”

 

景茸:“……”

群主:“……”

 

又过了一阵子,如染的年龄引发了争议。

 

起因是如染上传的用緶教程里他的手出镜了——那只手骨骼分明,手指修长白皙,曲起的弧度和腕骨恰到好处,再配上緶子,两个字,绝了。

 

群里都疯了。

 

“咱们群主年方40!居然有一双这么好看的手!群主我可以!我不介意你的年龄,你看咱们什么时候约一次?”

 

“群主介意一对多吗?我一定不跟景茸茸争宠,我们会相亲相爱的!群主看看我啊!”

 

“谁说如染40岁的?明明如染才30出头好叭!”

 

“什么?!!!”

 

景茸看到这句话也呆了呆,后面大家就如染年龄的事情起了争议,但吵来吵去也争议不出结果。

 

景茸直接去问如染:“主人,您几岁啊?”

 

如染:31岁。

 

!!!

跟他哥同岁!

 

景茸:我一直以为您40岁,当然这不怪我!是群里大家都谣传说您40岁我才以为您40岁的。

 

如染:没事,就是我放出去的谣言。

 

景茸瞳孔震颤:为什么?

 

如染:打破幻想。

景茸:啊?

如染:以前群里没有这么多主动,有技术的主动更少,我每天私信爆炸。但自从大家得知我40多岁,我私信箱总算安静了。

 

景茸:噢~

 

————

景茸:声音像,年龄一样,替身文学安排!

景珩:声音像,年龄一样,我觉得我暗示的已经够多了……



完整章去afd,不知道afd是啥看置顶。
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你的一个直男朋友 的打赏,感谢@171912 和@景言 的奶茶,感谢@未央 ,@亦洛 ,@Kay ,@蘑菇三明治 ,@草莓慕斯冰激淋蛋糕 ,@将疑 ,@菠萝里 ,@笙箫墨迹 ,@小柚子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18)

第十八章

 

景珩离开后,景茸恢复了以往的生活,该玩玩,该浪浪,该实踺实踺,玩得最疯的一次,他同时约了两个主动,玩了一整晚,然后住了一周的医院。

 

出院后继续,目前群里在帝都的主动差不多都被他约过了。

 

除了群主“如染”和“有1吗”。

 

前者是因为如染今年40多岁了,景茸接受不了跟一位大叔实踺,后者则是因为景茸觉得这个“有1吗”是个自称是双其实是个想骗泡的假主动。

 

这天群主如染突然私信景茸——

 

如染:有一个入圈不久的新人主动向我投诉,说群里的群花欺骗他的感情,见面之前明明聊得很不错,见面之后实踺得也很愉快,结果实踺结束他就被拉黑了,他说你这样太渣了。

 

[群花]景茸:……

景茸:渣也没办法。

景茸:我能有什么办法?就他那技术?我实在没办法跟他长期啊。[摊手][无奈]

 

如染:实际上这是我收到的关于你的第十二次投诉。

 

景茸:……

 

如染:投诉理由大同小异,无外乎是网上与实际不符,实踺前后两个样,他们甚至怀疑你是骗实踺的。

 

景茸:……

 

如染:而且这些主动技术都不差。

 

景茸:其实,跟技术也没有多大关系,我吧,是想找个合适的主动定下来。

景茸:可是群主你懂的,这年头,想找个合适的主动比找灵魂伴侣还难,我找不到啊,只能不停的寻找,不停的尝试,期盼着有一天,我的灵魂主动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到我的世界……

 

景茸进这个群的时候如染就是群主,如染是主动也是众所周知的,但是因为对方年龄太大,景茸没有对如染有过想法,他们私底下也没怎么聊过。

 

景茸对如染的印象就是——一位油盐不进兢兢业业像个AI的大叔。

 

这位群主大叔有点好玩,景茸发语音调戏了一句。

 

“不然,群主跟我试试?”

 

“收了我,省得我去祸害别人,又害得群主天天收到投诉。”

 

少年的嗓音清脆,尾音上挑,带着点恶作剧的愉悦。

 

景茸发完这两条语音后丢开手机去玩了,想也知道如染大叔肯定懵了,指不定要懵多久才回得过神。

 

谁知手机一分钟不到就振动了。

 

如染:可以。

 

!!!

 

景茸看着这两个字,懵了。

 

他开个玩笑而已。

他不想跟40岁的大叔实踺啊!

 

如染:不过我目前在海外,可以接受䋞条吗?

 

说实话,他不太可。

 

但是话都说出去了,反悔不是他的作风,景茸同意了。

 

就当试试,不行就踹了,反正在如染大叔眼里他大概率是个渣男了,再渣如染一个也不怎么。

 

很快,景茸接收到一份文件——主被关系契约书。

 

如染:打印出来,签上你的名字。

 

要玩这么认真吗?

景茸一脑袋的问号。

 

景茸:群主,你是来报复我的吗?

景茸:因为那十二次的投诉,所以你报复我?

 

如染:如果你仔细看这份契约书,会发现期限那一栏是空的。

如染:什么时候结束关系?由你做主。这是我给你的权利。

如染:但同时,你签下这份契约书,在关系结束以前,你由我做主。

 

——你由我做主。

 

景茸看着这五个字,心怦怦的跳。

 

上一次让他有这种感觉的还是他哥。

 

好几把有气场!

不愧是40+的男人!

 

景茸爽快的把契约书打印出来,签上名字拍照给如染发过去。

 

文件被接收后,如染发来第一个指令。

 

如染:家里有工具吗?

 

————

小剧场

景茸:不愧是40+的男人!

景珩:你再说一遍四十?

景茸:我说的是如染,跟你景珩有关系吗?

景珩:……

景茸:我喜欢的是空白,跟你景珩有关系吗?

 

(拍一顿之后)

景茸:哥,我错了……

如染:我罚的是我的被动,跟我的弟弟有关系吗?

景茸:……

 

没有人会两次掉进同一个坑。

除了景茸。


前面两章太虐了,这一章景茸让大家开心开心~


景茸:?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和奶茶~

感谢@景言 的打赏,感谢@171912 的奶茶~

感谢@菠萝里 ,@chowhound ,@亦洛 ,@冰焰燃天 ,@熹 ,@小柚子 ,@决明子与茯苓 ,@只想睡觉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