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1)

第二十一章

 

20分钟后,酒店房间。

 

景珩从浴室出来,身上穿着一件灰色浴袍,头发上的一次性染发剂已经洗掉露出原本乌黑的发色。

 

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,被它的主人一把捋到脑后,再随意搭了块毛巾,而后景珩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处理邮件。

 

——他又恢复成景茸熟悉的哥哥模样。

 

酒吧、舞台、银发……就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 

景茸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身上裹着一件不属于他的大号外套,等浴室里热气散得差不多了,他才进去洗澡。

 

洗了澡出来,景茸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,耳朵里是他哥手指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景珩大概是处理完事情了,将电脑一合。

 

“我们谈谈。”

 

景茸擦头发的动作一顿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

“谈?好啊!来这里不就是谈嘛。”他嘴角弯起露出一个甜甜的笑,“可是,哥哥,你要以哪一个身份来和我谈呢?”

 

景茸问罢,便直直盯着他哥看,他哥一丝一毫的微表情都不想放过。

 

须臾,非常罕见的——景珩先移开目光。

 

“你喊我一声哥,今天我就以哥哥的身份来和你谈。”景珩重新看过来,问,“为什么关机?”

 

景茸歪着脑袋反问:“哥,你不知道吗?”

 

既然是哥哥,那景茸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,不用担心有“出言不逊被罚”这一出。

 

“那,哥你为什么回来?”不等景珩开口,景茸自顾说着,“因为联系不到我,因为担心我?是吗?”

 

“为什么你会担心我?因为你在乎我,对不对?我为什么手机关机?因为我也在乎你啊哥哥……可是你骗我!什么群主如染?什么䋞蓧?都是假的!”

 

“我在网上像个傻子一样被你骗!不是,不止网上,现实中我也是个傻子!被自己哥哥骗!”

 

“我他妈就是一个大傻逼!”

 

景珩一直没有说话,由着他发泄。

 

直到景茸发泄完,视线里一片模糊,正要骂自己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?没出息!突然被拥进了一个有着淡淡雪松木味道的怀抱。

 

景珩一只手环过他后腰握住他手臂,另一只手大掌扣着他后脖颈,让他没有任何逃脱余地。

 

与充满控制欲的举止截然相反的是他的声音很温柔。

 

“我的错……”那只宽厚温暖的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在他后颈上抚摸着,像在给小猫顺毛,“不该骗你。”

 

“对不起。”

 

这三个字分量太重了,景茸心里咯噔的一下。

 

他哥道歉这么快也是景茸没有料到的,他被rua得很舒服,脑袋轻轻枕在他哥的肩窝,吸了吸鼻子,小声说:“也……也没那么严重了……你知道错就好,其实……我也有错,是我慌不择言……”

 

“这个改天再说。”景珩的嗓音低低的在景茸头顶响起,“还记得我欠了你一次实践吗?”

 

有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听歌会心情好,有的人吃甜食会心情好,有的人喝快乐肥宅水会心情好,有的人涮火锅会心情好……

 

而景茸——

景茸属于实践会心情好的那种。

 

果然,一说到这个,景茸眼睛都亮了,方才的眼泪完全不见了。

 

他凑到景珩耳畔,神秘兮兮道:“其实这个酒店是个s(==)p主题酒店,里面都配置了工具。”

 

说完景茸就是一愣,他意识到他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?

 

脚步僵了一下,景茸小心回头瞥了他哥一眼,看他哥没生气,才放心大胆去找工具。

 

————

景珩:未来老婆真好哄。

景茸:我说过我很好得,你一得就能得到,你不信,你看,你现在喊老婆还得加“未来”。

景珩:……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未央 ,@一只抢柚子的土匪 ,@chowhound ,@亦洛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Wendy馃惐 ,@景言 ,@耶yeee ,@菠萝里 ,@81192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评论(275)

热度(3256)

  1.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