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20)

第二十章

 

景茸发现如染不对劲是从某一天的视频通话中,他从如染办公桌的一叠文件上看到他哥的公司logo,尽管那个logo只出镜了一个角,景茸还是认出来了。

 

他第一反应是——如染在他哥公司上班?

 

但是景茸又不好直接开口问。

 

站在如染的角度想想,收的被动是自己老板的亲弟弟,身为主动,还在被动家公司打工,这让主动的面子往哪儿搁?

 

所以这事景茸就装作不知道。

 

后面又有一次视频,如染出镜了一个背影,那个背影还是傍晚太阳光照射下投到墙上的影子,有点失真,但是景茸看到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。

 

如染不止声音像他哥,身型和背影也像。

 

景茸想着想着,突然整个的呆住,眼睛蓦地睁大。

 

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涌了出来。

 

为了验证这个念头真假,景茸在视频的时候用私人手机给他哥微信发了跳新信息。

 

只听视频那边“叮咚”一声。

 

景茸又发了一条。

 

“叮咚。”

 

景茸连发三条。

 

“叮咚。”

“叮咚。”

“叮咚。”

 

不知道呆愣了多久,景茸抬起头怔怔看着手机摄像头,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

“你是我哥。”他嘴唇颤了颤,声音却很稳,一字一顿,“你骗我。”

 

.

之后的一周景茸基本属于断网状态。

 

手机关机放家里,天天出去泡吧,他身边的朋友也都在帝都一家人群里,问他是不是跟如染闹矛盾了?

 

景茸挥挥手笑着说:“没有,就是不合适,我们是正常的结束关系。”

 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皆是一脸不信的样子。

 

“现在没人管我,当然要浪个够!”

 

景茸举着啤酒边走边喝,跳上舞台时啤酒瓶也空了。

 

他把空酒瓶随手一放,把跳钢管舞的人轰了下去,又让人把钢管撤了,摆上一个扶手椅,然后跟乐队几人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 

他解开衬衣三颗纽扣,引得台下尖叫阵阵。

 

他拿过主唱的话筒,对着台下比了个“嘘”,台下立马静了下来,他活动了一下颈骨,银色项链在锁骨和衣领间若隐若现,说不出的性感。

 

做完这些,他才慢悠悠对着话筒,用亲昵的语气说:“今晚谁battle过我,我就跟他走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比方才更加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,景茸跟着节奏舞动起来。

 

斗舞在街舞圈并不少见,在场的人当中懂街舞的也不少,大家都跃跃欲试,刚开始勉强能跟上,后面音乐节奏越来越快,所有人都败兴而归。

 

只有景茸依然沉浸在音乐和舞蹈中,他分明是喝醉了,却又好像根本没醉,他的每一个节拍,每一个卡点都很准,该快则快该慢则慢。

 

这一刻舞台完全是属于他的,任何人进去都是多余。

 

就在这时,一个戴着面具的银发男人跳上舞台。

 

这个人一看就是不会跳舞的,可是他与少年站在一起,却是如此的相得益彰。

 

男人扣住少年纤细的手腕,景茸顺势转了个圈,坐到扶手椅上。

 

几个动作后景茸欲起身,又被摁倒。

 

两人一站一坐,眼神对视,气氛紧张。

 

音乐也变得暧昧。

 

椅子翻了,少年像游鱼一样从地板上滑出来,脱离男人的掌控,腰腹用力起身,欲以脚攻击男人,然后脚踝失守,紧接着是腰……

 

一舞结束,景茸全身上下能碰的不能碰的都被吃了一遍豆腐。

 

别问。

问就是好气!

 

“你这头发倒是很炫酷。”

 

景茸手抓着男人的肩,眼睛死死盯着男人面具后那一双黑色的眼睛。

 

两人看起来举止亲昵,景茸说的话却很挑衅:“虽然我不喜欢你这一款,但既然你赢了,说吧,今晚想去看电影还是去游乐场,我请客,再顺带一顿宵夜和明早的早餐。”

 

景茸话里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 

意思就是我只可能跟你去看电影或者去游乐场玩,再包你两顿饭,其余的就别想了。

 

男人没有说话,目光沉沉的看了他一会儿,摘下了面具。

 

这一刻景茸酒意彻底清醒了。

 

他嘴唇动了动,半晌才吐出一个字。

 

“……哥?”

 

————

舞台描写那里参考了好多宇(赞多X刘宇)创造营4的battle舞台,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了看,这两人性张力绝了!仿佛现场doi

 

然后,哥哥是不会跳舞的,哥哥学过武术,他是在用武术动作配合景茸。

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蛋糕~

感谢@171912 的奶茶,感谢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景言 ,@菠萝里 ,@若小曦~~~~ 的糖果,感谢大家的粮票!



评论(383)

热度(3447)

  1.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