沥竹

甜文写手(⑉• •⑉)‥♡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5)

第五章

 

空白:你经常给陌生人发这种照片?

 

景茸是深夜才发现空白回复他的。

 

他哥走后他用冰袋敷了敷伤口,正准备上药,朋友突然打语音来喊他开黑,额头的伤冰敷后已经不痛了,他就打游戏去了。

 

一打打到了凌晨两点。

 

景茸看着对话框想要不要现在回复?可是现在都凌晨了,空白大神应该早就睡了。

 

那要不明天早上再回复?可是到明天早上就过去好个小时了,十几个小时才回复信息太不礼貌。

 

最后景茸还是回复了。

 

景茸:没有,我只给你发过。

 

这话倒是真的。

 

废话,别人勾勾手指就过来了,哪像空白大神这么难搞?需要他牺牲美色啊?

 

景茸: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?我今天很认真的想了想,如果是跟别人我肯定不愿意,但是跟你处长期,1V1,也不是不行。您可以考虑一下我吗?

 

景茸:或者,我们可以见个面,实践一次看看?不合适您再拒绝,让我彻底死心。

 

景茸打字噼里啪啦的,看似每句话都很真情实意,实际上没一句话走心。

 

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——实践一次,成功了皆大欢喜,就算空白大神不收他,那他也白嫖了一次大神的实践,不亏。

 

景茸发完信息就睡了,第二天被小群的信息震醒。

 

【帝都一家人】

 

“@景茸,小茸茸大宝贝,七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天,进度如何?”

 

进度……景茸看了看与空白的聊天框,空白没回他。

 

虽然进度为零,但自信还是要有的。

 

景茸:“进度感人,准备好钱吧你们!”

 

“哟呵!看起来很顺利哟~”

 

景茸:“那当然,也不看是谁出手?”

 

第二天,景茸窝在家里打了一天游戏。

空白没回他。

 

第三天,又打了一天游戏。

空白没回他。

 

第四天,依然是打游戏的一天。

空白依然没回他。

……

 

景夫人每每端着水果、甜点、咖啡、牛奶来敲门,听到的就是里面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。

 

景茸:“我在写论文。”

景夫人:“好好,吃点东西,注意劳逸结合。”

 

景夫人不是不知道自己小儿子在摸鱼,只是景夫人对小儿子的态度一向是开心就好,反正家里已经有一个高材生了,家里集团也有老大在管,而且就算小儿子啥也不干家里的钱也够他吃几辈子了。

 

景珩这几天似乎很忙,虽说在老宅住,但是每天都很晚才回来,回来了还在家里继续加班。

 

景茸每每夜里打完游戏下楼接水,总能看到他哥书房门缝里透出光亮。

 

聊天软件上,不知道空白是不是看出了他毫无诚意,一直没有回复他。

 

这天傍晚,景夫人要去参加闺蜜的生日宴,景珩难得的不出门在家办公,于是当天的晚饭桌上只有兄弟俩。

 

“听妈说你这几天都在写论文,我晚上有空,你把论文发我邮箱,我给你看看。”吃过晚饭,景珩突然这么说。

 

景茸喝汤的动作一顿。

 

论文?

他这几天都忙着打游戏,论什么?什么文?

 

“我……”景茸想了想还是把汤放回桌上,认真的撒谎,“论文我还没写完。”

 

抬头对上景珩平静却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目光,景茸一阵心虚,躲开了那束目光。

 

景珩说:“没事,写了多少发多少。”

 

“我……其实……”

 

“把你笔记本拿来。”不给景茸想借口的时间,景珩直接下令。

 

笔记本电脑打开,以论文命名的文档就在桌面最显眼的位置。

 

“打开。”景珩命令。

 

景茸颤颤巍巍握着鼠标,咬咬牙双击打开了。

 

文档里一片空白,只有头顶一个标题。

 

两人看着空荡荡的文档。

 

半晌,景珩问:“是这个文档?”

 

“……是。”

 

“文档损坏了?”

 

“没有。”

 

“所以,我没有冤枉你。”

 

景茸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景珩突然起身往前走,上楼梯前丢下一句:“跟我过来。”

 

景茸跟着景珩去了书房。

 

景茸垂着脑袋站在书房中央,景珩似乎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

“我知道你跟我不亲,但是我身为你的大哥,管教你的资格还是有的。”

 

“手伸出来。”

“两只。”

 

景茸猛地抬头,愣住。

 

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哥书房里会有戒//尺?!

 

“十下,小惩大诫。”

 

“之后我会再抽查,如果还是这样,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

景茸还没从“他哥书房里为什么会有戒//尺?”“他哥居然会用戒//尺!”“为什么他哥会有主动的气场?!”中缓过神,整个人是懵的,他哥说什么他就照做了。

 

伸手,手心朝上,平举。

 

作为十级实践爱好者,戒//尺是最轻度的工具。

 

可是当第一次戒//尺落下的时候,景茸就不这么觉得了。

 

痛。

 

景茸发誓这是他被戒//尺打得最痛的一次。

 

他根本控制不了身体对疼痛的反应,迅速缩手吹了吹,低头一看,横贯两只手心的一道鲜红宽印子,很快就月中了起来。

 

“这一下不算。”

 

景茸听见他哥冷冰冰的说。

 

“伸手。”

“再躲就翻倍。”

 

景茸用了最大的意志力,才生生受完这十下戒//尺。

 

最后一下戒//尺落下的时候,蓄满眼眶的泪水涌了下来。

 

吧嗒、吧嗒,水珠在地毯上晕出一小块深色的花纹。

 

景茸不是没有被人打哭过。

 

但是以这么少的次数被打哭,这是第一次。

 

————

 

有小可爱问不见面怎么拍?

谁说不见面?哥哥和弟弟不是天天见嘛?而且,谁说拍一定要以“实践”的名义?哥哥管教弟弟拍弟弟不是更加名正言顺嘛





感谢@巳日时君 的蛋糕和奶茶~

感谢@171912 ,@泪落无声 ,@柚柚柚柚柚👋🏻 ,@一只新鲜的柠檬精 ,@某苏 ,@周郎朗 ,@树树 ,@少年煜祺 ,@闻木兮 ,@蘑菇三明治 ,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丫丫 ,@笙箫墨迹 ,@槿川✨ ,@青藤喵 ,@无刃 ,@酒米 ,@美好人生 ,@吧唧 ,@十九啊沐 ,@画画 等小可爱们送的奶茶/情话宝盒/糖果,感谢所有人的粮票~

圈内严主是我亲哥(4)

第四章

 

群里欢腾一片,而刚放下豪言壮语的景茸陷入了苦恼。

 

人家都把条件列出来了,他也说了确实不合适,还祝人家早日找到心仪的被动,现在还怎么撩?

 

冲动是魔鬼!

 

可是flag已经立下,现在退缩也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倒不是他输不起,主要是面子问题。

 

就这一会儿,已经有十几个主动好友私信了他,还有二十几个新的好友申请。

 

景茸全部无视,再次点进与“空白”的聊天框。

 

景茸:[图片]

景茸:[图片]

景茸:[图片]

景茸:空白大神,你看,我像你未来心仪的被动吗?

 

五分钟后。

空白:……

 

发省略号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不满意?

 

景茸想了想,拉起T恤下摆用虎牙咬住,对着镜子拍了一张半身照发过去。

 

对面久久没有回复。

 

他确定网络没有问题,照片是发过去了,那对方是还不满意?

 

景茸准备拉下裤子再拍一张人鱼线。

 

“咚咚!”有人敲他卧室门。

 

景茸一阵手忙脚乱,手机没拿稳掉地上,额头还被置物架磕了一下。

 

带着满腔怨念的景茸拉开门,“妈,我真的吃饱了,你不用管……”随着抬头的动作,景茸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瞬间睁大眼睛,“哥?”

 

然而诧异也只是一瞬,很快景茸恢复冷冷淡淡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

“哥来找我有事吗?”

 

卧室的门只开了一半,景茸整个人挡在门口,并没有邀请他哥进屋的意思。

 

“妈切了点水果,让我端来给你。”

 

景茸“哦”了一声,接过水果说了声“谢”,后退一步准备关门。

 

“头怎么了?”

 

景茸关门的动作顿住。

 

可能是他哥出现在门口给他送水果这件事冲击力太大,景茸到现在才感觉到自己额头有些疼,那一下磕的真不轻。

 

景珩抬手似乎想触碰,被景茸躲开了,“不小心磕了一下,没事。”

 

“哥如果没事那我这里还有论文要写就先……”

 

这时电脑4D环绕音响发出特别锵锵有力的一声:“德玛西亚万岁!”

 

景珩:“……”

景茸:“…………”

 

空气死了大概有半分钟。

 

“这一次回国有个项目要做,我大概会在国内呆半年。”景珩目光扫了一眼屋内,又回到景茸身上,声音听不出情绪,“你的专业是经济学,这是我的长处,以后在学业上或者论文上有问题可以问我。”

 

景珩明明只是很平常的看着他,景茸却觉得这束目光像是要透过表皮去探究更深处的东西,景茸被看得不自然,他别开目光,心口不一的说着:“那谢谢哥,以后有什么问题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

才怪。

他压根没有想过要去问他哥问题。

 

“一家人,不用客气。”

 

景珩走了,景茸关上门,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无端的有些失落。

 

空白大神还是没有回他,不过景茸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空白身上。

 

他哥说会在国内呆半年?

那这半年,他哥会一直住在家里吗?

 

景茸感觉自己的心脏怦怦的跳了起来,他火速拨通景夫人的电话:“妈,那个,哥他要回来半年?”

 

“是啊,这边有个项目,怎么了?”

 

“那他这半年是住家里吗?”

 

“当然是住家里,不然还能让你哥去外面住?你这孩子问的什么问题?知道你跟你哥不亲,但是也不能这么……”

 

“妈,是这样!”景茸打断景夫人的滔滔不绝,看着天花板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我那房子最近楼上装修太吵了,我最近又在忙论文,我准备回来住几天。”

 

景夫人立马开心起来:“好啊!正好你哥也在,你们哥俩好好的笼络笼络感情!”

 

“我是为了写论文!”

 

“好好好,写论文。”

 

挂了电话没多久,门又被敲响。

 

景珩去而复返,手里拿着一个冰袋和一管白色的药膏:“先冰敷,消了肿再上药,一天三次。”

 

景茸没说话,只是愣愣的看着景珩手里的东西。

 

那样子有些傻。

 

“自己可以吗?”景珩又问。

 

景茸像是才回过神,随手扒拉了一下额头把伤口挡住,说话有些口不择言:“其实没什么,就是小伤,已经不疼了,用不着这么……”

 

“别动。”

 

下颌突然被扣住。

 

景珩把东西放在景茸手里,拨开他的额发。

 

下巴上的力度不容抗拒,拨开他额发的动作却很轻柔,像是对待什么易碎的宝贵物件。

 

两人离得很近,久违的,熟悉的雪松木味道传了过来。

 

那一瞬间被无限的拉长,然而实际上只有短短几秒,在景茸还没反应过来景珩已经松开了他,拉开两人距离。

 

“再重一点就破皮了,以后小心点,别毛毛躁躁的。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景茸低头看着手里的冰袋和药膏,声音闷闷的,耳朵尖不可察觉的有些红。

 

————

小孩真的很欠打,心口不一欠打,冷淡他哥欠打,打游戏说写论文欠打,弄伤自己欠打,弄伤自己还不想上药更欠打……总之,以后的日子,有得爽了!




感谢@巳日时君 的蛋糕~

感谢@泪落无声 的奶茶和情话宝盒~感谢@某苏 的奶茶,感谢@颜庭安(变态版) 的情话礼盒和糖果,感谢@丫丫 的打赏,感谢@就是一只猫呀🐱 ,@171912 ,感谢@树树 ,@叶玄  ,@一只新鲜的柠檬精 ,@月下凡人 ,@Lithromantic ,@@槿川✨ ,@无刃 ,@玉清溪 ,@郁渡Yili 的情话礼盒,感谢@栖桐 ,@Limun ,@羊_ ,@蘑菇三明治 的糖果,谢谢大家的三连和粮票~

是时候发出这张图了